今曰消息:

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:一世多艰,寸心如水

2020-11-02 22:19:32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中工网-工人日报  

新闻中心   news.yulefm.com

 

来源标题:【艺评】一世多艰,寸心如水

近日,想看讲述诗词大家叶嘉莹的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,寻了好几家影院,方找到一个小小的仅有八排座位的影厅,里面零落地坐着四五个人。这部片子悄悄地上映,想必也是悄悄地下架,微薄的票房几可忽略。在热热闹闹的影院里,纪录片终究是寂寞的,哪怕它对准的是近百岁的文化大家。

这部片子的成色如何,坊间有赞有弹,有人为之击节赞叹,也有不少人不以为然。在我看来,这么好的素材,这么妙的人物,最后出来的成品确有些散乱,过于追求形式,为美而美,略感失望。不过,这部片子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艺术性。影片导演陈传兴坦言,如果没人看这部影片他会很难过,有人看那就是对诗的散布、普及。他希望这部影片能让古典诗词的火焰再一次被点燃,至少那个火苗不能灭。

的确如此,多年来传统文化呈式微之势,能有这样一群人愿投资、费功夫去拍摄我们的文化大师实属不易。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这部片子只是抛砖引玉,启发更多人去了解叶嘉莹先生近百年的人生沉浮、学术成就,探寻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,那么这部电影的意义就非常深远了。

陈传兴为纪录片做题,用了唐朝诗人于良史的一句诗:“掬水月在手”。对此,叶嘉莹说,导演起的“掬水月在手”很有诗意:捧起水来,水里有月亮的倒影;但那不是真实的自己,只是水中的一个影子。

叶嘉莹是谁?诗人痖弦称赞其是“穿裙子的士 ”,席慕蓉直言“她就是诗魂”,作家白先勇称“叶先生是引导我进入中国诗词殿堂的人”。对于这些赞誉,这位夕阳向晚的老人想必不会在意,她在《踏莎行》中写道:“一世多艰,寸心如水”,对于自己的一生,她已经有了最好的描述。

在影片中,谈到清朝词人朱彝尊的两句词“共眠一舸听秋雨,小簟轻衾各自寒”时,叶嘉莹讲道,这两句写出了人类最深层次的孤独,英文叫solitude,这种最本质的孤独可以跨越文化和时空而相通。人生多艰,谁也无法逃避离别与孤独。叶嘉莹一生不断经历亲人师友的离去之悲,“炎天流火劫烧余”,尤其是女儿离去时,她深尝“迟暮天公仍罚我,不令欢笑但余哀”的悲凉。一场场别离,未尝不是《庄子》中的场景:“送君者皆自崖而反,君从此远矣。”然而,这种孤独不仅没有导向心灵的逼仄,反而让叶嘉莹走出“小我”,去感发“大我”的世界。

《掬水月在手》着重谈了叶嘉莹创造的一个词——弱德之美,讲述了叶嘉莹经历了诸多人生变故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弱德之美。可惜的是,叶嘉莹诗词理论中的核心概念“兴发感动”却没有被提及。叶先生常说,古典诗词带给她生命的兴发感动,这种感动帮助她度过人生最艰难的苦厄,带给她对世界、对人生最博大的感怀,一生致力于用学识授诗词之业,更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来传古诗之道。

近些年来,人们对古典诗词的学习热情日渐复苏,但是对其艺术精神还是有些隔膜,多少人认为学习古典诗词是为了陶冶情操,获取美的体验。然而,中国有着悠久的诗教传统,诗者创作讲究除了“丹采”的润饰之外,还要具有“风力”,也就是由心灵中感发而出的力量。古典诗词给叶先生最深的馈赠,正是洞悉小我人生的通透,恢廓小我心胸的博大。

叶嘉莹对杜甫推崇备至,她解读杜诗时,讲到杜诗中漂泊之叹、身世之悲,联系着家国忧思,对万物之关切,沉郁的诗句有着热情真挚的感发力量,这是中国精神文化中最宝贵的遗产。叶先生就是中国文化最好的继承者与传承者,“我留下的这一点海上的遗音,也许将来有一个人会听到、会感动,现在的人都不接受也没关系”。

“软语叮咛,阶前细草。落梅花信今年早。 耐他风雪耐他寒,纵寒已是春寒了。”《掬水月在手》中,记录了叶嘉莹与恩师顾随的诗词唱和。顾随讲道,“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,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。”这种一代一代士人传承的品格和持守,让我们看到了古典诗词里,乃至传统文化里蕴涵的精神光芒和风力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体育综合 » 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:一世多艰,寸心如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