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孔刘曾自毁形象演戏 促进韩国“熔炉法”修订

2017-01-25 10:42:05   编辑: 小浩  来源: 娱乐综合  

娱乐广播网

 

孔刘(资料图)

为什么国内很难挑出孔刘这样的演员?甩掉偶像包袱、自毁形象演戏,甚至因为一部电影促成“熔炉法”修订……打开孔刘的演艺成绩单,就会发现对他而言,《鬼怪》只能算正常水准的作品。

孔刘的最大贡献是促进韩国“熔炉法”修订

牵动无数观众的《孤单又灿烂的神:鬼怪》(以下简称《鬼怪》)终于迎来了大结局,一部仅仅16集的电视剧能引发观众对人性、情感和人生之事展开如此之多且深入的讨论。当我们把“不抠图、不滥用替身”作为新的良心剧标准时,还在不断翻拍几十年就有的老IP时,文化相近的韩国已经不满足于“有颜有腿、给一巴掌再发糖”的普通偶像剧了。

《鬼怪》的男主角孔刘因为本剧和先前备受关注的电影《釜山行》,在中国观众心目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,与他相连的关键词不是“盛世美颜”之流,而是演技、功力、敬业和良心剧。据说金牌编剧金恩淑为了让孔刘来出演自己的男主角,可谓“三顾茅庐”,孔刘本人因为惧怕自己“年纪渐长而没法演出浪漫爱情的感觉”,近几年鲜少接拍韩剧,可见其对于挑选剧本和自我要求都是审慎的状态。

回顾一下他浓墨重彩的电影履历,在《熔炉》、《釜山行》这样具有杰出意义的作品之下,唯美而细腻的《男与女》——这种对一般演员来说已经极具挑战力的电影,在他的履历里几乎只能在场面和感情戏的层面被提及。尤其是足以被写进电影史的《熔炉》,孔刘为了电影得以拍摄不断奔走和努力,用出色而用心的表现力,将尘封多年的弱势儿童遭遇性侵事件,重新摆在了观众的眼前,从而推动了案件的重申重判和“熔炉法”的修订,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应。“影视作品既反映了时代的特征,也能影响社会的变革”,这句被我们当做理想主义式的定义,被一群认真拍戏、用心演戏的电影人成功打上了事实的注脚。

孔刘本人的社会责任感无需多说,除此之外,他在服兵役期间的优秀表现以及对慈善事业的关心,还有长期零丑闻的健康形象,在韩国演艺圈这个“男神”层出不穷的地方,也一直出类拔萃。孔刘和姜栋元、苏志燮、玄彬四位演员被称为“韩国四大公共财产”,这个荣誉称号的标准应该是兼顾了对相貌、人品和演技各方面的考量。所以,演员的内涵是什么呢?尽管这个职业无法剥离与外貌的联系,但是这绝非最重要的标准或者门槛。

演员必然需要具备其职业标准与职业道德,不能只把自己当“明星”看。这个职业对于相貌的要求并不等同于“有了相貌就有了捷径”,人品、演技、观众缘——演员的自我修养应该说的就是这个吧。

《鬼怪》不难模仿,我们缺的是健康市场

粉丝的追捧与颇具技巧的营销,造就了一时爆红的现象,霸占一个小鲜肉、高颜值的头衔,或者偶然找到了一个高讨论度的人设,某些演艺人员就停留在“流量明星”的分类之下,轻易赚取大把“快钱”。相比十年前明星避之不及的“花瓶”称号,现在被称作“花瓶”似乎也是值得骄傲的事,只要在线的“颜值”和时不时的“话题”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片约,演技反而成为当一个“明星”最无关紧要的选项。这不知是观众忍耐力见长,还是“圈子里”的风气愈加歪斜。

影视剧的生产者和收看者,可能都对文化产品产生了错误的理解,影视作品的生产远不仅是为了填补工作之余的垃圾时间,更不是人人都能上手的金钱游戏,它所具备的文化意义和精神意义,都因为其受众面之广与媒体资源之丰富,而更应该被关注和被要求。放松、娱乐、教育、宣传、反思、情感……如今的“抠像剧”和“玻尿酸演技”,可能根本没想过这些事吧。

如果《熔炉》是无法轻易复制的里程碑,那么《鬼怪》这部本身带着东方玄幻色彩的影视剧或许是我们可以学习的方向——没有绯闻炒作和粗制滥造,编剧精心准备多年,导演没有用鸡肋的配乐、不断重复的镜头来增加剧集,每个演员也表现出他们对角色的掌握和个人化的理解。杀青之后,剧组说“这个剧令我们感到幸福”,观众说,“我仿佛理解了人生的孤独和灿烂”。一部影视剧,如果做不到改变社会,那么至少反映生活,提供一个读懂人生的窗口。

同时,有时候有个大胆的想法——也许韩国观众也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,作为文化产品的鉴赏者和消费者,不妨提高自己的预期和要求,不要因为一些狡诈的营销技巧而容忍烂剧对自己时间和精力的浪费,不要因为那些千篇一律的画面、服饰、妆容而降低自己的审美标准,不去给哪怕“霸屏”的烂片增加收视率……虽然“用脚投票”,让市场淘汰烂片的想法过于天真,但这对我国电视剧的精品率,或许有那么些作用?

  • 标签 :

广告赞助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明星动态 » 孔刘曾自毁形象演戏 促进韩国“熔炉法”修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