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《全民目击》导演拍《鬼吹灯》三部曲 2018年上映(图文)

2017-11-23 16:05:20   编辑:   来源: 搜狐娱乐  

娱乐广播网

 

原标题:《全民目击》导演拍《鬼吹灯》三部曲 2018年上映

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科明/视频)2013年9月,新人导演非行执导,孙红雷、郭富城、余男、邓家佳主演的犯罪题材电影《全民目击》上映,收获了1.81亿票房,豆瓣评分7.6分,成为年度佳作。后来,韩国公司Yong Film买下该片的翻拍权,曾拍过《银娇》、《摩登公子》的郑址宇确定担任导演。

《全民目击》之后,非行再没新作。不过,他并没有闲着。11月22日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透露,中间的四年,他是在做《鬼吹灯》三部曲,其中前两部《鬼吹灯-龙岭谜窟》和《鬼吹灯-云南虫谷》计划明年上映。

“三个电影剧本,花一年多完成的,这中间要杀掉很多脑神经。因为是大CG电影,几乎每一个镜头都需要画出来。全部在开机前,你要有动画、特效的连接。”非行描述,“这是一个欢畅的探险片,与此同时,像兄弟连一样,充满了朋友之间那种责任、勇气等等。”

还有,这个系列将大量启用新人。“我们这个举动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,但是在好莱坞不是,当年詹姆斯-卡梅隆拍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时候,投资是史上最大的,结果他用了两个新人,当然这两人现在都成大咖了。再比如像《暮光之城》,纯新人。再比如像《变形金刚》,也是纯新人。因为在国外,尤其是好莱坞,它成熟的商业体系当中,就是说,你只要是那种群众基础非常强大的大IP,再加上大制作,或者来一个靠谱的导演的话,这种情况他们一般不太愿意用大咖。当然,这个在中国史无前例,我个人说嘛,这是我自己的一次自负,但与此同时,是对投资方的一次赌博。”

非行也谈到了韩国人翻拍他的《全民目击》。“说实话,我还是挺自豪的。为什么呢?小的时候看港片,顶礼膜拜。然后开始看好莱坞的各种大片,顶礼膜拜。然后,2000年以后呢,韩国的电影对我的影响挺大的。最早的《生死谍变》到《老男孩》到《杀人回忆》,再到一系列现代都市题材以及当代惊悚片、悬疑片,确实走出了他们的路,毫无争议的亚洲第一。他们的电影对我们这一票电影人影响都挺大。突然有一天轮到他们翻拍我们的电影的时候,心中还是微微的有点自豪。好歹也是中国内地第一部被韩国翻拍的商业电影。”

Q:你作为非科班出身是怎样踏上导演这条道路的?

非行:从小就很喜欢看电影,我妈恰巧是我那个城市主管电影的一个文化局干部,在全市任何电影院看电影,我只要报上我妈的名字,就可以免费,甚至可以带着同学去看也可以免费,这就有了个先决条件。

后来呢,我发现这方面确实有点天赋,比如很小的时候看一部电影叫《流浪者》,看了大概一遍吧,印度电影都很长,3小时,我看了一遍,后来几分钟的台词我都能背下来。后来到了86年的时候吧,一个电影,叫《德克萨斯德州巴黎》,把整个文化局的人看的昏昏欲睡,而我当时16岁吧,看得如痴如醉,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对这行是有天赋的。但是我的父母都是学音乐的,我干了音乐。

一直到20多岁的时候呢,突然感觉我干音乐是入错行了,我应该干电影,然后我就带有点异想色彩吧,非常自以为是的放弃了音乐职业,当起了作家,然后买了几百张VCD的碟片,

在家里就开始研究了,一边看着一边画它们的分镜,一边感受它们的编剧原理,感受它们的导演原理。两年以后,觉得自己已经懂了,就开始出山。太好了,也算是一路顺风走到现在。

Q:看你这书架上好多都碟片,这是你平时看的吗?

非行:因为我是一个在电影院长大的。我没有上过电影、戏剧学院的本科,我是音乐专业。我做这行纯粹是热爱和悟性走过来的。所有的基本功的建立就是你后面看到的影片。

Q:这里面韩国的片多吗?

非行:五分之一吧。当然最多的还是美国片。因为我觉得美国的电影工业无论在任何环节还是走在世界最前列的。韩国电影呢,就是亚洲这块做的最有特色的。因此,它排第二。当然呢,在我十五年前的时候呢,看过的录像带里,基本上港片是占最多的。

Q:你觉得中国电影跟韩国电影相比有哪些不同?韩国电影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?

非行:首先第一个不同,可能短时间是无法赶上的,那就是他们题材的大胆化。因为在韩国很多的电影在中国是拍不了的,这个没有办法,这是国情所限制,就如同韩国电影市场比我们差的太远一样。我们有庞大的他们永远无法企及的市场,但与此同时,他们也有题材多样化这种优势。

第二点呢,我们必须得承认,韩国的商业电影这一块比我们更成熟。这一点倒不单纯是审查方面的问题,更重要来讲韩国人在做商业电影这块很有工业精神,这个不像我们国内。他们的演员也好,主创也好,导演也好,尤其是编剧,他们对待每一个项目,用四个字评价,精雕细琢。他们的工匠精神值得我们学习。

Q:刚才你也说到审查制度,你觉得审查制度会限制一个导演的创作吗?

非行: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但是呢,这不能成为一个导演拍不出好戏的结果,这是两码事。

Q:电影创作上你的风格是怎么样的呢?

非行:其实我的电影呢,类型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故事。我拍任何一个戏吧,不管是魔幻大片也好,还是剧情片也好,还是当代题材也好,我首先追求的是故事。我希望我的电影永远带给观众意想不到的情节上的惊喜。从电影的一开始呢,我就希望观众走进了一条未知的旅程,然后这个旅程,每一分钟都能碰到惊喜,每一分钟都能碰到惊喜带来的震撼,这是我创作的宗旨。

Q:你觉得电影票房和电影口碑哪个更重要?

非行:电影票房的首先决定因素是题材、类型。有些戏拍得虽然很好,但无论如何它一定不可能有高票房,比如目前张艾嘉的一部电影,指望有很高票房很难。

高票房电影,第一关注的群体丰富,第二它对人的学识、经历要有宽容,比如像《夏洛特烦

恼》、《羞羞的铁拳》,它获得高票房就是必然性。但是你指望像《路边野餐》这种电影获得高票房就很难,它对观众不是很宽容的。

现在有一个特点,如果说你是商业片,口碑会决定你的票房。自媒体时代,一个电影的好坏公映前几天观众就听说了。否则的话,也不可能让《大圣归来》这么一个动画片卖10个亿。

Q:近几年涌现出一大批犯罪悬疑类的剧,比如说《白夜追凶》,作为电影导演有没有羡慕网络剧的尺度和发挥的空间?会不会尝试下网络剧呢?

非行: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反正面,我们和韩国电影对比呢,我们没有它那么好的审查、宽容度,但同时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市场。电影和网剧也是一样,我很羡慕网剧在创作上的宽容度,但与此同时呢,我还是得益电影制作的条件和精良度。

  • 标签 :

广告赞助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电影资讯 » 《全民目击》导演拍《鬼吹灯》三部曲 2018年上映(图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