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老婆被邪教杀害,自己身陷性丑闻,但他这片真牛丨毒药推荐

2017-11-23 16:06:25   编辑: 李杰  来源: 娱乐广播网  

娱乐广播网

 

原标题:老婆被邪教杀害,自己身陷性丑闻,但他这片真牛丨毒药推荐

前几天,臭名昭著的杀人犯查尔斯·曼森在美国的监狱中去世了。

别看这家伙是杀人犯,他的“魅力”可不容小觑。

13年年底,一个名叫阿弗顿·伯顿的信徒就和他在狱中举办了婚礼,曾引起轩然大波。

▲曼森家族并不是真的指一家人,而是一群仰慕曼森的追随者(多为年轻富有的中产女性)组成的杀人集团

作为上世纪著名邪教组织曼森家族的领袖,曼森曾组织谋划过多起命案,其中一起和罗曼·波兰斯基有关。

▲罗曼·波兰斯基,就是那个喜欢和未成年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世界名导

1969年,邪教组织头目曼森发动末日的种族和阶级战争,波兰斯基怀有身孕的妻子莎朗·塔特等5人成为首批受害者。

而那时,他的妻子怀有8个月身孕。

这件事,成为波兰斯基一生的阴霾。

▲波兰斯基的妻子泰特死于邪教分子之手

说起波兰斯基,他的经历真是比电影还跌宕起伏。

作为犹太人,他进过集中营;作为导演,他侵犯过幼女;作为丈夫,他的妻子被邪教组织谋杀。尽管波兰斯基的电影天赋过人,但早年的这些经历还是让人感叹:上帝是公平的,当他给予你一些东西时,也会从你身边带走一些东西。

而说到他的电影,有一部影片不得不提,这也是为数不多的,我任何时候看都不觉得厌烦的佳作。

《钢琴家》

The Pianist

这部根据真人事迹改编而来的电影,因为事件本身具备的轰动性,加上波兰斯基和编剧罗纳德·哈伍德智慧的处理,让影片一经上映就获得不俗表现。

在电影上映的2002年,影片就在艺术电影最高殿堂——戛纳电影节上斩获了金棕榈。

次年,《钢琴家》凭借7项提名制霸当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,并最终拿到最佳导演、最佳男主、最佳改编剧本在内的三项重要奖项。

《钢琴家》经典又不失时代气质的故事,用今天的眼光来看,仍旧非常大气庄重。

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,人们对这部作品的评价都普遍不错。

《钢琴家》说的是二战期间,一位波兰钢琴家如何克服种种困难,艰难求生的故事

影片主人公史标曼,身为波兰著名钢琴家,其琴艺在战争阴霾的笼罩下无处施展。

炮火不仅粉碎了他的才艺,也让他和他的家人因此承受了生死别离。

影片前期塑造出一种严肃而悲伤的氛围,伴随着钢琴家史标曼优美音乐的,是一段段历史上真实发生的记录胶片。

导演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提示观众:

我所告诉你的只是那段历史中的一部分,而且是经过我修饰的。现实远比电影来得凄惨。

带着对历史的尊重,结合自己童年时期的受迫害经历,他开始向观众娓娓道来一段悲伤的故事。

前面说过,战火毁掉了史标曼的职业,也毁掉了他和家人原本安宁的生活。随着德国闪电战的成功,在国内,史标曼亲眼见证了这个国家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巨大变化。

曾经衣食不愁的同胞,因为动荡的时局,被迫为食物互相抢劫。

而那些老弱病残,也受到来自纳粹的残酷迫害。

只要被盖世太保盯上,除了死,别无选择。

更可怕的是,当时纳粹实行的种族隔离政策,让犹太人进一步与主流社会脱节。

对此,史标曼只能无奈地向友人表示:

▲人就是这样,他们比希特勒还希特勒

种族隔离还不算完,紧接着,德国人又把犹太人赶进了隔离区

这个隔离区简直就是为犹太人量身定制的监狱。

外围高耸的围墙,把犹太人社区和非犹太社区强行分割成两个世界。德国人禁止犹太人出入隔离区,其最终目的,就是为了让其自生自灭

不过,聪明的犹太人总有办法解决问题。

当然,也并不是每次都顺利。

那些被发现偷带食物进入隔离区的人,付出的,是生命的代价。

如今造访旧地,昔日的隔离区建筑已经消失,人们只能通过残留的建筑去回忆那段曾经黑暗的岁月。

历史上,这片区域曾爆发过著名的华沙犹太人起义(1943)

因为无法忍受德军对隔离区的高压统治,彼时,居住于此的华沙犹太人曾发起过武装反抗。

这,在电影中亦有所表现。

悲哀的是,作为一个国家的人,当时华沙的非犹太人对此却选择了隔岸观火。

当然,这是后话。

总之,史标曼和家人因为身份原因,在波兰的社会地位一落千丈。最终,他和家人被德国送上了去往集中营的道路。

好在押送他的傀儡政府专员惜才,史标曼才在危机中捡下一条命。然而他也清楚地意识到,自己和家人的这一别,注定成为永别。

每当看到史标曼在和家人分别后,独自游荡在空无一人的大街时,一种落寞和悲伤的情绪,总会不期而至地笼罩在我的心田,久久无法挥散。

接下来,就是大逃亡的细节描述。

在朋友的安排下,史标曼不得不每天躲在闭塞的房间内,定期接受朋友的援助。

有时遇上战时紧张,他不得不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,并焦灼地等待友人的到来。

不过随着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,他被迫进行了转移。

在一栋废墟内,他找到了临时藏身点。

然而讽刺的是,他在此处遇到了自己的“敌人”——一位德国军官。

经过短暂的接触,史标曼发现对方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坏

相反,这位德国军官在撤离波兰的前夕,还为史标曼带来食物,让他成功撑到苏联进城。

而军官自己,则成为了苏联的俘虏。

多年后,幸存下来的钢琴家重新找回了人的尊严,重返艺术舞台。

而他对当年帮助过自己的德国军官,虽心怀感激,却也因无法再次和对方见上一面落下终生遗憾。

从史标曼和德国军官的关系中,观众看到了导演对人性善恶的辩证性讨论。这,对于改变人们对纳粹分子个体的看法有着重要的影响和冲击

正如有人所言,结尾展示出的钢琴家与德国军官的关系,提升了整部影片的内涵。它不仅揭示了人性的矛盾和复杂,也揭示了风水轮流转的戏剧性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无疑,在《钢琴家》中,德国军官和帮助过史标曼的人,都为这个原本晦暗的故事,带来了一丝人性的光辉。

前面说过,《钢琴家》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作品。史标曼这个人物的原型,来自波兰著名钢琴家瓦迪斯瓦夫·什皮尔曼(实际上和故事中的主人公同名,这里因为翻译原因,就不再统一)而那位德国军官同样也是真实存在过的人物。

两人在二战期间的这段特殊交集,让有过类似经历的波兰斯基在看过其出版的回忆录后甚为触动,于是决定将其改编为电影。

在后期的电影制作中,据男主角布洛迪介绍,导演波兰斯基还在故事中加入了亲身受纳粹迫害的体验,进一步丰富了电影的故事性与可看性。

▲回忆录原名《城市之死》,后更名《钢琴师》后反响同样很大

除了导演对原著的出色改编,《钢琴家》的成功还有一个原因来自男主艾德里安·布洛迪的出色发挥。

作为美国著名演员,当年布洛迪为了拍这部戏,曾将车、房一并卖掉,只身到法国拍片。在拍片的七八周内,尽管此前他有相关的音乐素养,但照旧每天要练四个小时的钢琴,只为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角色。

谈到敬业,很多人经常愿意那克里斯蒂安·贝尔在《机械师》里的形象说事儿,但实际上,国外的一线演员在这一块儿普遍都很拼。

当年布洛迪为了成功塑造史标曼在饥饿时期的人物形象,同样令自己暴瘦30公斤,最后只留61公斤的体重

布洛迪的付出虽为自己换来奥斯卡影帝,不过拍完这部电影,他同样“废”了一年。

由此可见,《钢琴家》这部电影不仅承载的是导演和原作者的个人记忆,对演员的影响也是相当深远的。

时至今日,拍它的导演波兰斯基已年过八旬,且至今无法摆脱性丑闻带来的负面评价,只能说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  • 标签 :

广告赞助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电影资讯 » 老婆被邪教杀害,自己身陷性丑闻,但他这片真牛丨毒药推荐